阳江蓝
2019-11-14 10:31:36 来源:阳江新闻网

题图:《马兰秋色》(袁丹心/摄)

阳江蓝
阳江新闻网

题图:《马兰秋色》(袁丹心/摄)

□  若 兰

一直喜欢家乡阳江的秋天,喜欢家乡秋天的高爽,喜欢家乡秋天的湛蓝。立秋一过,家乡的天空就变得旷远,蓝色就成了主宰天空、大地,主宰人世间的主色调。

这个季节走进家乡的乡野,走进阳春的马兰村、走进阳西的东水村,享受一趟原生态的秋天乡野之旅。阳春的马兰村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平畴千顷,阡陌交错,田园风光随季节四时变化,其中又以秋色为最。深秋时节,田里的庄稼好像约好似的,一夜之间就哗啦啦地成熟了,红的呢是菜园里的灯笼椒、是村姑娘顶上的头巾,青的呢是棚架下的兰豆角、是秋天的菠菜,黄的呢是挂在屋檐下的玉米、是田野里一望无际的稻田,红艳艳、黄灿灿、蓝盈盈的遥遥铺陈到天边。这个时候的东水村的漫山翠竹静立着,像在等待检阅的士兵,平时连绵不断的水碓声此时也不声不响了,大自然在静默着;就连春天里无比张扬的溪水此时也如一位害羞的小姑娘,不动声色地避开喧闹的人群,悄悄地从石缝里绕过,蜿蜒前行。收割后的田野一片空旷,乡民将草纸一块块晾在村边的篱笆上、屋前的晒场上,橙黄、浅蓝相间的色彩间杂在绿色的篱笆上、黛青色的瓦面上,远远望去活脱脱一幅典型的村庄秋居图。

其实有经验的驴友都知道,这个季节阳江最让人心醉的是天空那一抹湛蓝。马兰的蓝是一种五彩的蓝,它高高地挂在深邃的苍穹上,像在天地间拉起一块蓝色巨幕,在等待秋天一场好戏的开场,等待天与地一场深情的对白。天上的蓝飘飘洒洒,与地上金黄的稻田互相辉映、互相渲染着,调出了一种奇妙的绿色,绿色又与红色、白色等相互调和,形成一道五彩的风景。而东水山的蓝却是天空与云朵相交融的乳蓝。白云是东水山上空最不可或缺的装饰,日出时分东水山的天空是瓦蓝瓦蓝的,太阳跃出灰蒙蒙的山峦,小半轮紫红色的火焰,立刻将淡蓝的天空照亮了,一道道鲜艳的朝霞就像是撑开了一匹无际的蓝色绸缎。待到正午时分,白云如帽,依山而栖,日光为云层所滤,洒落的阳光浓淡不一,投影在水稻田里金光粼粼。天上云雾时走时停,时聚时散,大地随着蓝天与云层交替变幻,若真若幻,产生一种“方动即静,方静旋动,静即含动,动不舍静”的交融变化。

相对于田野的湛蓝、瓦蓝,我更喜欢海边的蔚蓝、水蓝。阳江濒临南海,海岸线漫长,大海的颜色深深融入了阳江的肌肤乃至灵魂。我常常在海陵岛十里银滩徘徊,在北洛湾崖壁上凭海临风,眺望远处那一片蔚蓝。那该是一种怎样的蓝啊?仰头看碧空如洗,无瑕的蔚蓝笼罩着苍穹,南归的候鸟无声地划过天际;眼前的大海不停晃动着,如一双双小手在抖动着蓝色的布巾,看着看着发现海面上插进许多的白色块,蓝色便分出了一些深浅不一的层次,组成了许多生动的不规则的几何图案。风忽大忽小,都能带出蓝色的变化,显示了更多更丰富的层次,变幻不定,美不胜收。远处,天空与大海无缝交织在一起,如热恋中的情人,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大海、哪里是天空,那片蓝色像遥不可及,又触手可摸,始终不离身前身后,只觉得蔚蓝充盈在天地间,就连呼吸间透出的空气都是蔚蓝色的。

我是一位来自山里的孩子,在此之前我曾多次想象过大海的广阔,想象过大海的蔚蓝,而当真的与大海对视时才知道我原来的想象是多么的苍白、无力。我也曾在夏季到过三亚的天涯海角,也曾在冬季到过秦皇岛,在那里感受大海的蔚蓝,相比海陵岛,天涯海角的蓝过于热情了,而秦皇岛的蓝又过于单调,没有秋天的海陵岛蓝得体魄壮美、蓝得内涵丰富。海陵岛的蓝,那是一种透入心肺的蔚蓝,一种让人无法逼视的深蓝,一种高贵优雅清新脱俗的宝石蓝,以至于让我一度产生眩晕的感觉,那是一种心旌摇荡的感觉。我打开随身携带的音乐盒,小约翰·施特劳斯的《蓝色多瑙河》圆舞曲慢慢舒展开来,我闭上了眼睛,让清清凉凉的蓝色随着血脉流动,顿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被蓝色充盈着。

阳江蓝也是一种青花蓝,一种古典蓝。得益于造物的青睐,“南海Ι号”这艘来自于宋代的古沉船自2007年底被打捞上来后一直安放在海陵岛“水晶宫”里,每天接受着来自世界各地游客艳羡的目光。多少次,我透过明亮的玻璃窗,凝视着刚刚从淤泥里扒出来一摞摞精美绝伦的瓷器,那些瓷器层层叠叠堆放在窄窄的船舱里,历经上千年时光的浸泡依然光鲜,釉色依旧温润。在瓷器众芳国里,我独爱青花蓝,爱她温润的白、典雅的蓝,爱她承载着千年的风霜雨露,犹嫣然一笑,自顾自美丽。青花蓝的美,尽在青花瓷上,天然钴料在白泥上描绘,寥寥数笔、蜿蜒盘旋,芬芳了岁月,染青了流年。青花瓷的韵,尽在丹青描摹上,素胚勾勒、笔锋浓淡,再罩以透明釉,以高温烧成,便形成青翠欲滴的蓝色花纹,瓶身牡丹、一如初妆,带着悠远宁静的气息,款款而来。如果说中国红,代表了喜庆、热烈、奔放;那么青花蓝,便代表了高雅、婉约、清泠。在一动一静之间,满是浓浓中国味。可以说,青花蓝是素雅高洁的蓝,她洗尽铅华,宛如出水芙蓉,不见一丝矫揉造作之态,反倒有一种遗世独立的脱俗风骨。青花蓝是清丽婉约的蓝,她清泠透亮而又蜿蜒缠绵,宛若烟雨江南的似水柔情,温婉曼妙。青花蓝是悠远宁静的蓝,她穿越千年风雨,只静静地立在那里,巍然不动,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,犹散发着悠远的古典的芳菲。

天蓝蓝,地蓝蓝,心蓝蓝。走在家乡阳江的乡间小道上,踟蹰在海边的悬壁上,我常常感受着蓝色的震颤,深蓝的丝线变幻着曼妙,我不由得张开双臂,开始舞蹈,开始歌唱:我是一只千年的蓝蝶,静静地伏在起落的地方,只为途中与你相遇……
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